流木空知

【赤黑】哥哥 下篇完结篇 (社会人士赤X高中生黑)

我是你蚊:

填坑系列


哥哥/下篇(完结篇)


 


社会人士赤X高中生黑


 


笔/mosqutio蚊子


 


 


 


 


 


黑子哲也读高中那年,刚好16岁。


 


跟很多人想象中不同的是,作为帝光篮球队里传奇的一员,他并没有像他哥哥或者和其他队友一样,进入一间像洛山那样的豪门高校,展开人生新一轮的角逐,而是进入一间才成立没多久的新学校———诚凛高中。


 


但同时也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样的一间新学校,在WP中一路斩将杀敌,打败了海常、秀德,成为新晋的黑马。之后又在IH中打败”不败的王者“洛山,成为冠军。


 


很多人问黑子哲也选择这样一间学校的原因是什么,他想了想,只是说,他在初中时,就喜欢这样一支球队,所以后来也没多想就进了。


 


对于黑子哲也来说,他是幸运的。在那里,他认识了一群可靠的前辈与一个实力超强的搭档,一路走来也是有惊无险,磕磕碰碰的,有哭过,有笑过,但无论如何,这都不重要了。


 


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谜,你永远无法预知前面的路况,每走一步都会有新发现。


 


 


这不,黑子哲也又多了一个新发现。


 


那就是,自己的哥哥赤司征十郎好像染上了一个“恶习”——吸烟。


 


 


每次他发现赤司征十郎烦躁的时候,就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安静地点上一根烟,只是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抽。


 


印象中好像每个成长中的男孩都会觉得吸烟是种“长大了”的象征。觉得自己很酷,很帅,嘴里叼着一根烟,用力吸一口,再喷出了,样子屌屌地,浑身上下有种痞子的风格,但总的来说,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字“脏”。


 


只是这些结论到了赤司身上却好像全都换了个样。


 


嘴里衔着一根烟,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凑到嘴前,“咔“地一声,火苗迅速点燃烟卷,深吸一口再拿开。同样的步骤,同样的动作,可他给自己的感觉永远都是干净的,靠近他的时候也不会闻到一股呛鼻的烟味。


 


如果一张本来就能引爆苏点的脸再稍成熟些,点个烟,不经意间抬起凤眼,用身边雌性动物们经常提到的词就是“苏爆了。“


 


 


从小到大,自己的哥哥都很受女性欢迎,和他并排走着,总会吸引过路女孩的目光,回头率百分百。到了现在成为了自己家族公司总裁就更不用说了,每天都会有很多年轻貌美的女孩围在他身边,红着脸娇滴滴地前来搭讪,有些大方的还会问他要联系方式。这样的事情碰多了,黑子哲也也习以为常,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也没说什么。只是每次遇到这样的事,赤司征十郎总能游刃有余地在她们间周旋,最后会很有礼貌地回绝她们。


 


”对不起,我的弟弟还在等我,我先行一步了。“


 


之后,他就会转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示意自己跟上前去,留下那群还痴迷地看着他的女生。


 


 


尽管他如此受欢迎,但这么多年,他依旧单身着,也没有几个关系很亲密的女性朋友。


 


 


 


虽然说赤司君吸烟的时候真的很帅,这一点毋庸置疑,但黑子哲也无论如何还是反对的。这不,他推门进赤司房间时,又看见他在阳台吸烟了。


 


 


 


“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听见有人叫他,转过头,就发现黑子哲也站在他旁边了,他急急忙忙后退了一些。


 


“ 哲也?跟你说了看见我在阳台时,你不要进来,快出去。“


 


他看见黑子哲也还是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的时候,叹了口气,熄灭了手里的烟。


 


 


 


“ 赤司君你为什么要吸烟呢?大家不是都说吸烟的时候烟味很浓,会很难受吗?“


 


“ 是啊,只是人往往就喜欢它带来的那股难受,这跟喝酒是一个道理,这些啊,等你长大了,就自然会明白了。“


 


黑子哲也微微皱起来眉头。


 


“ 请不要再这样说我,我已经是高中生了,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看了看他有点不满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啊,他的哲也,是个高中生了。


 


 


 


 


“找我有事?数学又不会了?“


 


“ 嗯,有道题很难,我实在想不出来。赤司君能到我房间一下吗?“


 


“ 可以。“


 


 


赤司征十郎弯起嘴角笑了笑,跟着他来到他房间。


 


 


 


 


数学是黑子哲也他的弱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子。好在一直都有赤司征十郎在一旁帮他,成绩才能保持优秀。


 


赤司征十郎辅导完他的功课时,时候也不早了,他打算离开的时候,黑子哲也忽然转过身来。


 


 


“赤司君,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 说吧。”


 


“ 以后放学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赤司回过头看着他,也没有多想,说了句可以,就起身离开。不料不小心碰倒了他的书包,书包从桌子上掉下去,里面的书本撒了一地。


 


赤司征十郎说了句对不起就走过去,蹲下身子,将散落的书一本一本地捡起来。


 


捡起一本书时,有一个信封从缝隙里掉了出来。


 


 


他定眼看了看,小心翼翼地捡将它起来。


 


粉红色的信封,信封口有拆开过的痕迹,反过来正面,写着黑子君收几个字。


 


娟娟秀字,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写的。


 


 


“怎么了,赤司君要帮忙吗?”


 


“啊,不用,没什么。”


 


他将信封重新夹回书里,再将书收拾好放回书包后,就转身离开了。


 


那天晚上,他平躺在床,辗转反侧,不知为何,怎么也睡不着。


 


 


 


 


虽然答应了黑子哲也不接他放学,但第二天,赤司征十郎还是去了他的高中门口了。


 


只是这次不像以前那样光明正大地开着劳斯莱斯在校门前等他,而是戴了副墨镜,换了一身休闲装,早早就在在门口不远处等着。


 


放学时间到,学生们一个个陆陆续地走出来,三五成群地结伴放学,街道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只是没看到黑子哲也。


 


不知道是不是夏天天气太热,赤司征十郎只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开始烦躁起来,抬起手看手表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心里好像有某个声音在叫嚣着,干脆最后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又点了一根烟。


 


往空中吐出一口青烟的时候,他惬意地闭上了眼。


 


 


心乱如麻的烦躁情绪在瞬间得到了暂时地缓解,放松的瞬间,赤司征十郎觉得突然有些累。


 


昨晚开始,他的思绪全部都被自己的各种猜测所占据着。他想过这可能从头到尾只是一个恶作剧,毕竟以自己对黑子哲也的了解,认识他的人不会太多,可能只是队友间的恶搞。最坏的猜想也可能是真的个某个青春又羞涩的女孩,无意间看到哲也的好,然后大胆地呈递上自己的爱意。抑或着是,她只是偷偷地夹在他的书里就走了,黑子哲也并没有看到。其实说到底,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想而已,现实到底会不会是这样呢,不得而知。


 


 


人总是这样矛盾,一方面害怕着,一方面却又期待着。会情不自禁地臆测和猜想,幻想着各种有可能出现的情况,然后又为它编造一个看似可靠的理由来剖析它的可能性,一遍遍肯定,又一遍遍地否认。


 


 


你想过最坏的结果,甚至你已经暗地里做好最坏的打算来迎接它。但万一,你想象的还不是最坏的呢?


 


 


 


赤司征十郎抬起头的瞬间,看到了黑子哲也。


 


他单肩背着挎包,从校门口走了出来。看到黑子哲也的瞬间,他心中有种压抑不住想冲到他前面的冲动。就在这时,旁边突兀地窜出一个女生。


 


她粉色的头发很长,很柔软,小脸尖尖,双眼很亮,笑起来甜甜地,加上身材不错,凹凸有致,小鸟依人的样子,一看就是这个年纪里小男生憧憬的对象。


 


只见她走过来,一手挎着黑子哲也的手臂后,两人就有说有笑地走了。


 


 


 


赤司征十郎就这样看着,他一如既往毫无变化的表情依旧让人捉摸不透。


 


手指微微握紧了一会,然后又缓缓松开。站了一会后,他默默地拉低了一下头上的鸭舌帽,迈开无比沉重的脚步,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


 


 


 


街道因为放学时间一下子多了很多学生,加上前面两个人看上去有说有笑地,大概也不会察觉到身后有什么异常。


 


赤司征十郎就这样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们走。全身的感官都像高度集中,聚焦在视野中的这两个人,身边很嘈杂,路人说话声,汽车喇叭声什么都有,但他听不清。很多人在他身边走过,男的女的,青春的,年老的,但他没有都留意任何一个人。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到马路边上的,感觉右边突然有些两道刺眼的亮光,晃得刺眼,侧过头时,听到汽车的喇叭声,他才回过神来,赶紧后退一步,然后听到刺耳的刹车声。


 


“ 怎么走路的你?!“


 


那司机开到他身边伸出头来朝他吼了一声,然后又扬长而去。


 


赤司征十郎定了定神后,再看看前面,黑子哲也和那个女孩依旧谈笑风生地在前面走着,丝毫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雨点一点点变大,最后密密麻麻地坠向大地,把街上的行人弄个措手不及,很多没有伞的都纷纷躲避附近的商店里避雨,大街上一下子空出了一大片。


 


赤司征十郎没有带伞,但下雨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到附近避雨而是


 


哲也他有没有带伞?


 


 


 


但他后来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黑子哲也旁边的女孩很快地从她自己的包里抽出一把伞,粉红色的小伞迅速撑开,黑子哲也接过伞柄,两人继续在大雨中前行。


 


 


外面的狂风暴雨,伞下狭小的空间,被营造出来的更多亲密的接近,酝酿着的感情迅速升温。


 


是啊,他和她,站在一起,多美好的画面。


 


任何一个旁人看到了都会这样认为。


 


 


 


 


赤司征十郎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


 


小时候,黑子哲也总是跟在自己身边,赤司君前,赤司君后地叫着,说实话,他很不喜欢,嫌他吵闹,扰了他的清静,不习惯。但假如这把绵柔又让他心烦的声音出现在别人的身边,而且还叫着别人的名字,而不是赤司君呢,他同样又不习惯。


 


我不想要,但我也不可以让给别人。


 


 


这是小时候自己任性的想法。


 


 


到后来黑子哲也进了医院了,一切都变了。他不嫌黑子哲也讨厌了,经常和他出出入入地。不嫌他烦了,会跟在他后面给他买香草奶昔。也不再觉得那句赤司君扰他安静了,而是想一直把这把声音留在身旁。


 


他们偶尔会碰到黄濑。黄濑说过他很喜欢黑子哲也,觉得他脸小圆圆地眼睛大大地很可爱,所以每次黄濑见到黑子哲也会很热情地跑过来,嚷着要抱黑子哲也。那时候才刚恢复精神的黑子哲也,虽然对眼前这个人没有太大的印象,按照小孩子的逻辑,既然是赤司君的朋友,而且看上去应该不会是个坏人,所以也会放下防备,毫不顾忌地冲黄濑笑笑,大方地迎接对方的热情。


 


赤司征十郎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在黄濑快靠近的时候,一把挡在黑子哲也的面前,像小时候和小伙伴玩麻鹰捉小鸡那样,张开他的双臂,不让黄濑靠近。


 


“小赤司别这么小气啦,难得小黑子才刚出院不久有精神,我又碰巧撞见你们,就让我抱抱小黑子嘛….。”


 


“不行。哲也是我的。”


 


 


他至今还记得7岁时自己说的那句话。


 


像在向全世界宣示他的主权。


那个时候的他,只是想把黑子哲也留在自己为他营造的完美的世界里。


 


那里,有他,有自己,就够了,旁人无需干涉。


 


 


 


之后事情就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他说要香草奶昔,他陪他去买。


 


他说想要进入一军,他陪他去训练。


 


到后来他叫他别跟着他也不要管他,他也没有贸贸然地跟着他。


 


 


他就这样一直义无反顾地拼尽他的全部为对方堆砌各种美好,只要看到他小嘴微微咧开,他就觉得很满足。


 


他就这样沉溺于他天真的笑容,好想多点看到他这样的笑,以至于后来这种欲望是怎么慢慢变成连他自己都分不清的感情的,赤司征十郎他自己也不知道。


 


到底是喜欢,还是只是单纯的保护欲。


 


 


 


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很多遍。


 


不过后来,他觉得问题的答案都不重要了。


 


他能一直在自己身边就够了。


 


 


 


只是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完完全全能留得住的。


 


 


 


那天,赤司征十郎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家的,没有一点印象。他只知道他走了很久很久,不经常走路的脚很酸。全身都是湿透的,黏糊糊地很难受。


 


开门的时候,他看到门后那双透彻又湛蓝的双眼,以及他紧蹙漂亮的眉。


 


“赤司君你怎么全湿了?没带伞吗?你好像没什么精神,是不是….。”


 


 


赤司征十郎只觉得自己身子很沉。他忽然冲上前去,强有力的大手把对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然后用力地抱紧他,生怕他会逃走一样。


 


“赤、赤司君,你到怎么了,快换衣服吧,会感冒的。”


 


 


 


他的声音真好听。


 


好像毒药一样,戒不掉。


 


他的头发好柔软。


 


手指镶进发丝后就不想再松开。


 


他的皮肤好白。


 


像面粉一样,好想在上面落下自己的烙印。


 


他好瘦。


 


他好香。


 


 


 


……..


 


 


我好喜欢他。


 


 


 


 


赤司征十郎一把松开他,然后强硬地堵上他的嘴。


 


 


他的手托着黑子哲也的后脑,完全让他没有挣扎的机会。这次,不再像上次那样温柔了,而是野蛮又带侵略性地,直径地撬开对方的嘴唇,长驱直入。欲求不满地舌头开始攻城略地探寻着,勾勒他的贝齿,撩动他的津液,听着他紊乱的呼吸声,欲望膨胀着。


 


过了一会,他好像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猛然推开了他。


 


 


 


黑子哲也在他松开的瞬间终于得到缓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想生气的时候,对上他满脸愧疚的表情突然心一软,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着。


 


黑子哲也看着他走过自己,疲倦地走回到房间,关上门,他看着他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赤司征十郎回到房间后换下了衣服,洗了个热水澡,休息一会后,才开始有点精神。


 


他走到书桌前,看了看手机,然后拿起来,打开通讯录,对着某个电话按了下去。


 


“ 是我,有空吗,老地方喝杯?”


 


 


 


 


绿间来到酒吧的门前,推开门,就看到赤司征十郎坐在吧台边上了。


 


他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一杯威士忌谢谢。”


 


绿间对着对面的调酒师说。


 


“你来了。”


 


赤司征十郎没有抬起头看他,只是低着头,看着手中的酒杯。


 


 


绿间也没有应他,自己和他多年老朋友的交情,知道只要他约自己来这间酒吧,就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多半是不好的。


 


 


于是他试探性地问:


 


“怎么,上次是因为公司股份的事,这次不可能又是你公司出事了吧。“


 


赤司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绿间用手指抬了抬眼镜继续说:


 


“既然不是公司,能让你这样的,那就只剩你家那个黑子哲也了吧?“


 


赤司征十郎依旧低着眼看着酒杯没有说话。


 


 


他忽然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才慢慢说:


 


“哲也他谈恋爱了啊。“


 


“哦?”


 


绿间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


 


“那女孩漂亮吗?”


 


“不错。但我不喜欢。”


 


“那你有什么打算?”


 


赤司突然苦笑一下。


 


“我能有什么打算,顺其自然吧。”


 


“这可不像你啊,赤司。”


 


绿间侧过头。他只觉得今天的赤司,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对赤司有点不同,但至于哪里不同,他说不出来。


 


“其实自从荻原那和他吵过之后,我就开始想。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不可能一辈子把他圈在我身边的,他也不可能永远服从我,因为他是哲也啊。”


 


赤司忽然感慨地抬起头,目光柔和地看着前方琳琅满目装满高脚杯的架子。


 


“他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整天围着我,缠着叫我买香草奶昔的那个了黑子哲也。他变坚强了,能独自一个人面对问题,会变强大了,懂得保护身边的人了,会在雨天主动把伞侧过一旁湿了自己的肩膀也不让身边的女孩淋湿。没有我,他也可以活得很好。”


 


说完,赤司征十郎又叫了一杯酒。


 


“我主要最担心的是那个女孩,很多东西她还不知道,她还不了解,哲也他会不习惯的。”


 


绿间惊讶地看着他,说不出任何话来。


 


“ 赤司,你对他恐怕不再仅限于兄弟的关心了吧,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不该有的感情…。”


 


其实绿间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这样问会有点不妥,毕竟这只是自己的猜测。然而赤司的反应却异常的冷静,好像会料到自己会这样问他一样,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绿间倒吸一口气。


 


沉默了一会,赤司终于开口了。


 


“其实这个问题很早之前就问过我自己了。我也很想告诉自己,那都不是真的,但后来,我发现我没办法。“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


 


“告诉他只会让我们更尴尬,反而日后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好。再说,现下舆论压力这样大,他只是个高中生,怎么承受了这么多。我不希望他有任何的包袱,我只想看着他,看着他找个女孩,谈次恋爱,然后结婚,有自己的家,只要他日后还记得我,这样就够了。“


 


说完,他又喝了一杯。


 


绿间看着他,突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他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你看你,把你全世界都给了他了,剩下什么留给你自己,值得么。就算欠他的,这么多年了,都还清了吧。”


 


“已经没有什么是值不值得的。换作别人肯定不会这样,但如果对方是他。”


 


赤司突然侧过头,眼神游离在窗外。


 


“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绿间被他弄得彻底哑口无言,叹了口气后,说: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还是少喝点吧。“


 


 


 


 


 


有几天,公司里的人都觉得他们boss的心情很糟糕,总是冷着脸,抽烟的次数也多了很多,不过过了几天后,他又很快地恢复状态,又变成那个做事雷厉风行的总裁。


 


公司上下几乎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没有人敢过问。


 


 


这天是周末,赤司征十郎下班有点晚,回到家门口,正好看到黑子哲也和那个女孩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聊着天,黑子哲也侧过头,看见了他。


 


“哦,赤司君,你回来了。“


 


“嗯。“


 


 


然后他看了看黑子哲也身旁的那女孩。


 


 


“你好,我是桃井五月。”


 


“你好。”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打量着那个女孩。说实话,其实那个女孩挺漂亮的,睫毛长而弯,一双灵动的大眼,加上白暂的皮肤,嘴唇更加显得小巧红润。


 


 


好像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赤司征十郎很识趣地说了句我进去了就开门走进屋里,转身关上门的瞬间,手还停留在门把上,他没有马上离开。


 


 


隔着门依旧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昨天你借我的那本小说很好看呢,最后我都快感动哭了。“


 


“嗯,那个作者的书都很好看,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明天回学校再带些给你?“


 


“好啊,好啊,谢谢你,哲君。“


 


“不用谢。“


 


 


呵,自己鬼鬼祟祟地这是在干嘛呢。


 


他忽然苦笑了一下,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刚进房间不久,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屏幕,眉头皱了皱。


 


 


 


“父亲?“


 


“啊,有件事要跟你说。“


 


 


 


 


一个星期后,整个商业界的人都在讨论一个事情:日本最大的赤司集团的继承人赤司征十郎和另一家金融龙头的公司的千金银川玲子小姐打算缔结婚姻。


 


虽然两家还没有对外公布此消息,但在商业界,集团之间的互相联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不管是各自为各自的利益也好,真心相爱也罢,加上两个人看上去样子都不差,家庭背景也是旗鼓相当,所以人听了都说,嗯,很配很配。


 


两家见消息都传开来了,也选好了一个订婚的日子,打算对外正式公布。


 


接近订婚日子的那几天,黑子哲也发现,赤司征十郎抽烟的次数又多了。跟以往不同,不再是偶尔一两根那样抽,而是一抽就几根几根。


 


可他看上去倒是和以往没什么分别,依旧心平气和地教自己数学,看着电视里千篇一律的财经报道,早上出门前还会笑着跟自己说句再见,根本看不出什么不妥。


 


 


这天,黑子哲也又看见他在阳台了。


 


 


“赤司君。“


 


“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都快12点了。“


 


“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赤司饶有兴致地熄灭了烟,转过身来,看见他一脸正经地看着自己。


 


 


“其实你并不喜欢玲子小姐的对吧。“


 


“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呢。“


 


“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我感觉你并不是真心喜欢玲子小姐的,对吧。“


 


“是,我对她并没有感情但这又怎么样。”


 


“为什么赤司君你不为自己争取呢,这是你自己的人生。”


 


 


赤司征十郎看着他,自顾自地笑了一声。


 


然后他走向黑子哲也,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对方柔然的头发。


 


 


“很多东西都是身不由己的,有时候,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解释,但哲也,我希望你能做到。为自己争取,为自己活着,勇敢地,不要后悔地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


 


 


他停了停,叹了口气。


 


 


“时间不早了,快去睡吧,你明天还要上学的。”


 


 


说完,他朝着卧室里走去,快走进房间里的时候,他听到后面有人叫他。


 


 


“既然这样的话,那这样好不好。“


 


 


他停了下来,但没有回过头去。紧接着,他听到这样一句话。


 


 


“那我来当你的新娘吧,赤司君。”


 


 


夜风轻轻吹了进来,撩起额前的刘海,挠的心痒痒地,洁白地月光悄悄地洒过来,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那一刻,世界安静到不像样,赤司征十郎觉得,他的心好像停止了跳动。


 


 


他缓缓地转过身。


 


黑子哲也背对着月光站在那里,抬起头看着自己,宽松的衣服微微晃动着。黑暗里,他如穹苍一样的蓝眼里像装着星星,很亮很亮,嘴角微微上扬,依旧是那个熟悉又温柔的笑容。


一瞬间,赤司征十郎又回想到过去。


 


 


“ 啊~所以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回去吃零食咯~肚子好饿~。“


 


“ 可、可那排练怎么办,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就上台吗?不过说起来,那位演小赤司新娘的女孩好像也不在…。“


 


“ 那我来当你的新娘吧,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仍然记得那时候,抬起头一脸认真看着自己的黑子哲也,真挚的眼神就像此刻一样。


 


他微微张了张嘴,但说不出任何话来。


 


 


从来没想过,十年前他那句无心的话,竟然在十年后,再次从他口里说出来。


 


如果小时候的那次只是一次意外,那么现在,还是意外吗。


 


 


赤司征十郎皱了皱眉头,他只觉得心像一根线一样绷紧得有些生痛。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你说的赤司君,人活着就要为自己争取,哪怕不知道结果如何,至少我付出了,我义无反顾。所以,这次,我要试试。”


 


 


真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就像之前无数次扎进心里的冰锥在一瞬间得到了融化,一直以来被压抑的,被掩盖的,就连他自己都不敢正视一眼的隐晦的感情,最终砰然释放,溢满整个心房。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其实很多东西,只是欠缺了一些必要的元素。


 


比如你坚定无悔的眼神,他一颗毫无畏惧的心。


 


 


所以不要再顾虑了,大胆地迈出你的一步,如果他跟你一样也是足够勇敢的话,你们会克服未来上的种种困难,披荆斩棘,最后迎来属于你们的曙光。


愛无反顾。


 


番外


 


 


 


“昨天你借我的那本小说很好看呢,最后我都快感动哭了。“


 


“嗯,那个作者的书都很好看,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明天回学校再带些给你?“


 


“好啊,好啊,谢谢你,哲君。“


 


“不用谢。“


 


 


 


“其实,哲君,你并不喜欢我的对吧。”


 


“…..。”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真的。”


 


“……。”


 


“一直以来,都是我一直厚着脸皮缠着你。放学拉着你陪我,课间也来找你聊天,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话,说不定哪天,你真的会接受我的。但后来我发现,我们只能是朋友,永远不可能真正在一起的。哲君,其实….你有喜欢的人的吧。”


 


“…嗯。”


 


“她一定很漂亮吧,至少肯定比我好。”


 


“不,不可以拿你们作对比的。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不知道怎么表达….。“


 


“那,你喜欢她什么呢。“


 


“也没什么。其实他一点也不好,真的。以前老是欺负我,感觉总喜欢和我作对一样,板着脸。后来啊,他突然变了,很关心我,什么都让着我,顺着我,甚至后来,他对我比他对自己还要好,只是这点,他从来都不计较。记忆中好像有那么一天,他站在我的面前,背对着我,然后非常坚定地说我是他的。不管那时的他只是在开玩笑也好,什么都好,我都选择相信他。大概就是那天后,我对自己说,啊,就是这个人了。“


 


“哲,哲君,难道,那个人是…?“


 


“对,那个人啊,他就是…“


  哥哥


 


 


 


END


 


大概你们会问他们最后到底有没有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  真的 


后续怎么样大家自行想象吧  想了很久总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总算把这个系列写完了  ORZ


最后一句


新坑见


 


20150711   01:08AM


 

评论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