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木空知

【赤黑】哥哥 中篇 完整版

我是你蚊:

填坑系列


完整版=之前的part1+part2


为了方便看之前的part1我删了otz




上篇点我




 


哥哥/中篇


 


 


 


(一)


 


 


 


小学生黑X高中生赤


 


 


 


 


 


 


黑色的劳斯莱斯又准时地出现在医院的大门前了。


 


赤司征十郎走下车,直径走进医院。他进门的时候,前台的那几个女护士彼此都意味深长地互相看了看对方。


 


 


 


“ 啊,赤司君,又来看弟弟了啊,今天又带了些什么啊?”


 


“ 昨天看见他胃口不是很好,我想给他换个口味,就熬了点粥,带过来了。 ”


 


“ 唉…。”


 


“ 对了,今天哲也怎么样了?”


 


 


 


被问到的女护士直视了他的眼睛后,脸上微微有点泛红,眼光瞟向了别处,怪不好意思地将有些飘到面前的碎发又用手拨回耳后。


 


 


“ 啊,哲也啊,今天还算不错,看上去比昨天精神了,就是,还是不怎么喜欢吃东西,午餐也是剩了很多。”


 


“ 这样啊,那谢谢你了,再见 。”


 


 


赤司征十郎跟前台的女护士道别后,走到电梯门口,按下了熟悉的楼层,走进电梯内。


 


刚被问到的女护士托着腮,痴迷地看着正在关闭的电梯门,与此同时,另一个女护士走了过来。


 


 


 


“ 所以说,有个哥哥是件多好的一件事..。“


 


 “ 错,应该是又帅又有钱还很温柔的哥哥。要是日后嫁给这样的人,啊,那真是走运了。“


 


“ 你想男人想疯了吧…。“


 


“ 那人是你好吗?!“


 


………..


 


 


 


医院上上下下都认识这两兄弟,他们都说,这对兄弟简直绝了。


 


 


黑子哲也刚进来医院的时,赤司征十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呆在他身边,甚至可以说是到了寸步不离。后来因为要上课,不能无时无刻地照顾黑子哲也了,就找来一位护士,让她白天照顾黑子哲也,傍晚,他下课了,就会坐着一辆车准时地出现在他的窗台下。


 


赤司征十郎进医院大门的时候,总会先向前台的女护士咨询黑子哲也今日的状况,然后,微笑着以回敬,鞠个躬,拜托她们日后也请多多关照黑子哲也。那些女护士看此情景,总是受宠若惊地连说几句,应该的应该的。跟个有钱的帅哥搭话谁不乐。但每当那些想搭讪的女护士稍稍转移了话题想和他聊聊别的时候,赤司征十郎总会委婉地以赶时间为由,走开。


 


 


别人都说,赤司征十郎是个标准的弟控。


 


 


 


不是黑子哲也的话题,他不感兴趣。


 


不是黑子哲也,他大概也不会多正视谁一眼。


 


 


 


好像除了黑子哲也,就发现不了什么能吸引他停下脚步,驻足,和观望了的了。


 


 


 


 


 


 


赤司征十郎推开房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也坐在床上看书。


 


 


“ 啊,赤司君,你来了。“


 


 


他还是像以往那样,一身宽宽大大的条纹病号服,清清瘦瘦地完全支撑不起那件衣服,感觉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似的。赤司走进来,转身轻轻地关上门,环视了一下房间。


 


 


“ 哲也今天有没有乖?有没有听护士姐姐的话? “ 


 


“ 有!“


 


 


“ 我今天早上托人带给你的汤好喝吗?”


 


“ 好喝!”


 


 


“ 感冒好了没有?“


 


“ 好了!“


 


 


“这几天要降温了要多穿点衣服。”


 


“ 好! ”


 


 


………


 


黑子哲也今天的脸色的确不错,也比昨天稍稍精神了一点,脸上开始恢复了红润的好气色。他湛蓝的眼睛依旧那样水润动人,闪烁着什么,无比期待地看着自己。


 


赤司征十郎早就猜到他想说什么了,看到他这个样子,有点想笑。


 


 


“ 但是你今天午饭没怎么吃,所以今天还是没有香草奶昔。“


 


 


听到这里,原本水色的眼睛瞬间像失去光泽一样,脑袋耷拉着,眉毛微微地皱着,小嘴也是不满地嘟起来。


 


 


“ 可是哲也已经一个星期没喝了…..。“


 


“ 你身体还没完全好,加上你体质本来就弱,不可以吃太多高热量的甜食,你现在胃口不好,就更不能喝。


 


 


 


赤司征十郎边说边转身拿出他带来的粥,打开,用勺子轻轻地勺一匙,放到嘴边吹了几下,确定不烫了,然后才送到他嘴边:


 


 


”试试,看好不好喝。“


 


 


黑子哲也看着眼前的粥,咬了咬嘴唇。


 


 


“ 拜托了,赤司君,明天我出院时,能不能带一小杯给我,就一小杯….。“


 


 


赤司征十郎看了看他,无奈地弯起嘴角。


 


 


“ 好好好,给你买就是。快张嘴,粥凉了。“


 


”唔~~~好好喝!谢谢赤司君!“


 


 


他发现他总是败给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第二天,黑子哲也出院了。


 


赤司征十郎像往常那样来到房门口的时候,发现黑子哲也早就醒了,换好了衣服,准备好了一切,坐着等自己。


 


 


“ 早安,赤司君。”


 


“ 早安,哲也。”


 


 


 


黑子哲也看见他手里拿着白色塑料袋,开心地跑了过去。虽然只是一小杯,插上吸管的那一瞬间,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张开他的小口,心满意足地吸上一口大,把小脸弄得鼓鼓的。


 


赤司征十郎皱着眉头说:


 


“别喝这么急啊,又不是麦当劳明天就倒闭不卖香草奶昔。”


 


黑子哲也看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十分钟后,他坐上了前来接自己的劳斯莱斯。一路上,两人都有说有笑的,不算沉闷。


 


说着说着,黑子哲也突然转过头来,对赤司征十郎说:


 


 


“ 赤司君真了解我,为什么我喜欢的东西,我心里想要什么,你好像全都知道。“


 


“ 那是当然的。“


 


 


赤司征十郎的嘴角微微勾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 说的也是啊。赤司君对我这么好,相信以前我还在幼儿园时,也一定缠着你让你给我买香草奶昔吧。那个时候的赤司君也一定会像现在这样,总是不肯买,但偶尔也会买一杯小的给我吧。对吧?“


 


他看了看他,原本嘴边扬起的嘴角慢慢放下,最后,脸上恢复以往的平静。他把头转向另一边,双眼漫无目的地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过了一会,才开口说:


 


“ 那是…当然的。“


 


 


一不小心,沉睡的记忆像头被惊醒的困兽,睁开了它野性又璀璨的眼睛。


 


 


 


 


 


赤司征十郎的妈妈一听黑子哲也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早就在家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一家人坐在一起,那晚,大家都很开心。


 


晚饭过后,赤司征十郎带着黑子哲也重新看了一遍房子,好让他熟悉熟悉。从客厅到厨房,到洗手间,杂物房,健身房等等,全都一一走了一次。最后,赤司征十郎带他来到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的一瞬间,黑子哲也就惊呼了。


 


” 原来赤司君的房间这么大!好漂亮哦!“


 


 


黑子哲也跑到房子中间的火炉面前,仰起头。火炉的上面摆着很多东西,整整齐齐地一排全是赤司征十郎各种各样的奖状,奖状的中间,摆着两张用边金色相框镶好的照片。第一幅,是赤司一家三口的合照,赤司征十郎站在中间,父母站两旁。第二幅,是两个小孩。黑子哲也踮着脚尖,看得很仔细。


 


 


他认出来了,左边站着的是赤司君,右边矮小一点的自己。


 


赤司君的眼睛并没有看着前方,而是斜向了右侧,脸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旁边的自己,左手拉着赤司君的手,右手拿着一个彩色的风车,笑得格外地灿烂,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黑子哲也指着那幅照片说:


 


” 咦?那个就是以前的赤司君和我吗?“


 


赤司征十郎愣了愣,没想到他会看到那张照片。他低声地应了一句。


 


 


”唉?可是我怎么老是想不起来…..有时候想起一些场景,但具体的又想不起来了。“


 


 


赤司征十郎看着他单薄的背影,没有说话。他觉得,满屋子的空气像被寂静赶跑了一样,胸口被什么压着。忽然,他走了过去,像担心被人发现什么秘密似的,拉着黑子哲也的手就往门外走:


 


” 走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 可是…赤司君我还没看完..。”


 


 


 


 


 


 


时间流逝得飞快,黑子哲也马上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了。


 


如愿以偿地,他进入了当地最好的一间豪门学校,帝光小学,而赤司征十郎则进入了洛山高中。


 


虽然两人的学校相隔有点远,但两个人还是一起上学,又一齐放学,早上一起坐在一起吃早餐,晚上又坐在一起吃饭,晚饭后,赤司有时还会辅导一下黑子哲也的作业。用赤司母亲的话来说就是:“简直好到形影不离。“


 


新学期开学不就,加上又快赶上帝光中学的校庆,学校于是让每个班都出一个节目,在校庆那天上台表演,黑子哲也所在的班级表演的是集体大合唱。


 


上台的前一天晚上,黑子哲也想邀请赤司来学校看自己表演,虽然对方说有事,来不了,但到了那天,黑子哲也上台时,眼睛还是忍不住往观众席上面扫过去,试图找到某张熟悉又期盼已久的脸。


 


 


宽大的礼堂底下黑漆漆地坐满了人,由于台下光线有点黑暗,一下子很难辨认出来。音乐开始响起,站在前面的指挥员开始优雅地挥动着他手里的指挥棒,黑子哲定了定神,跟着身边的同学一起演唱。


 


表演到中途的时候,礼堂出入口的帘幕被谁掀开,一下子走进来几个人,他们安静地站在最后一排,并没有入座。等演出结束,礼堂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黑子哲也看清楚了。


 


他看见他站在最后,一身白色的洛山校服,风尘仆仆的样子,格外地抢眼。顺势看了看他旁边,还有一群五颜六色校服的少年。台下响起了掌声时,那群人也抬起手,鼓起了掌,黄濑还向自己挥着手。黑子哲也忘了自己站了那里笑了多久,以至于他忘了跟身边的同学一齐按照约定的口令鞠躬,听不见周围的掌声,听不见老师喊的口令,等身后的同学戳了戳自己,才回过神来,转身,下场。


 


 


 


那一瞬间,我眼中的的主角,是你。


 


 


 


 


 


 


散场的时候,黑子哲也和他们一起走出学校,他和赤司走在前面,奇迹们走在后面。


 


黑子哲也轻轻地拉着赤司的衣角,明显还沉溺在刚才的惊喜中,脸上依旧是兴奋的笑容。


 


”你不是说有事不能来吗?“


 


”怎么,你不喜欢我来?“


 


”不是,不是,哲也很喜欢..。“


 


”……..“


 


 


紫原大口大口地嚼着薯片,突然开口说话:


 


”赤仔变了呢。“


 


青峰大辉将手交叉放在脑后,看了看紫原,又无头无脑地来了句:


 


”是啊,原本说好的聚会就变成看小学生表演了。“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只有杂碎的脚步声,以及脚下被夕得长长的影子。


 


”可是,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青峰后来补了一句。


 


 


 


绿间用食指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


 


“你们真的觉得赤司真的只是单纯对黑子好吗?”


 


他刚说完,所有人都看着他。(当然不包括走在前面的两位当事人)


 


 


绿间又继续说:“赤司对黑子好,是真的,但他这么做,只是在为过去的自己赎罪,他这是在尽人事,尽管他并没有做错什么。这就天命,人类所不能掌控的东西。”


 


黄濑看了看绿间,又看了看眼前那两个人。


 


 


夕阳在后面,把它柔和的暖光和蔼地洒向这个世界,洒向他们,斜长的影子交错在一起。跟在他们后面,依旧能听到两人快乐地交谈着什么,赤司转过头来看黑子哲也的时候,黄濑看清楚了。他那艳红色的双眼,是他少有的温柔笃定的眼神,可那温柔的背后,他好像看到了另一层隐晦的东西。比如难以启齿的愧疚,比如无法抹去但依旧深存在心的罪恶。


 


 


黄濑突然笑了笑说:“大概就是, 小赤司向小黑子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上面不小心填了一个他一辈子都没法还清的数字,但小黑子却忘了跟他要,你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吧,小绿间。”


 


绿间看了看他,叹了口气。


 


“ 可现实是怎样,谁知道。”


 


 


 


 


 


 


 


那天晚上,黑子哲也习惯性地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坐在旁边拿着故事书的赤司征十郎。


 


这是他每天最喜欢的时刻。


 


 


“ 今天想我读哪个故事?”


 


“ 睡美人!“


 


“ 好。“


 


 


 


 


赤司征十郎读完故事,合上书本时,转过头,看见黑子哲也已经睡着了,嘴巴微微张合着,身体均匀起伏着。他忽然想起那一次,他偷偷潜进他的房间那次,他也是像现在这样,打量他的。


 


一瞬间,他嘟着嘴倔强地站在自己床前的样子好像又重现了。


 


之后,思维稍稍扩散,记忆慢慢倒退,画面开始有些重叠,很多个黑子哲也在脑海里飞速地闪过。


 


 


 


 


第一次来自己家时礼貌地向自己问好的黑子哲也…


 


 


将一束花高举过头递给自己的黑子哲也…..


 


 


一路跟在自己后面边小跑边呼叫着自己的黑子哲也…


 


 


因为自己的请求被答应笑得没心没肺的黑子哲也…..


 


 


窜进自己学校后站在夕阳下低着头向自己道歉的黑子哲也…..


 


 


用力地挥舞着画跑进自己房间的黑子哲也…..


 


 


以及那天将画放在桌子后转身离去时满脸期待的黑子哲也…..


 


 


…………….


 


他们一一在眼前飞过,最后全部消失,定格在此刻眼前安静躺着的这个黑子哲也。夜风闯进来,微微撩起他的额前的碎发,也吹在赤司征十郎空荡的心田上,他微微地感到有些生疼。


 


 


突然有些感慨。


 


有人拼命想忘掉,却怎么也忘不掉。有人拼命想记起,却怎么也想不起。


 


有人不愿意再面对过去,有人却偏偏想寻找过去。


                                                        


 


 


但赤司征十郎转念一想,至少现在这样状况还算是好的。


 


至少,他现在站在他面前,他还可以稍稍欺骗一下自己,而不至于太尴尬。


 


至少,他能忘记过去,一定程度上,他有权利再次重置自己的命运,可以重新选择人生。


 


 


 


 


所以,哲也,别再错了。别再像个傻子一样,把自己最真挚的感情像礼物那样毫无保留地塞给一个人;别再像个傻子一样,把那一点点弥足珍贵的天真随便让人糟蹋。那不值得,真的。特别那个人,还是个坏人。


 


所以,拜托了,哲也。


 


 


赤司征十郎轻轻地关了灯,俯过身,轻轻在黑子哲也的额上落上一吻后,走出了房间。


 


 


 


 


 


 


赤司征十郎低着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黑子哲也,莫名其妙地感到有点不知所措。


 


 


“呐,赤司君,接吻的感觉是怎样的?”


 


 


这是他一分钟前向自己提的问题。


 


听到问题的瞬间,赤司征十郎扶额….


 


 


 


涉世未深又萌蠢好奇的小学生…..总是很容易让人抓狂….


 


太深奥的词汇,他不懂。可简单的,一时间又组织不了语言….


 


 


 


赤司征十郎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脸困惑地问他:


 


 


“为什么哲也你突然想知道呢?”


 


“ 我今天放学看到黄濑君和一个漂亮的姐姐接吻了….。“


 


“ ………。“


 


 


 


赤司征十郎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本人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把黑子哲也保护得太好了。


 


从小时候开始,黑子哲也的漫画书、小说等等所有的读物,必须先经他手审查一遍,“大尺度”如接吻之类的画面或描写,一律禁止,至于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的就更不用说了。就连看电视的动画片都不放过。每到有男女主角煽情的吻戏,他会用手把黑子哲也的眼睛捂住,等这戏过了,才放手。所以,黑子哲也从小听到的睡美人的版本与其他小孩子都不同。


 


王子走过去,吻了公主的额头,公主就醒了。


 


这是黑子哲也听到的版本。


 


 


只是人不可能拒绝成长。这方面的东西,他迟早会知道的。


 


 


赤司征十郎走到他跟前,蹲下来,笔直地看着他。


 


“如果你想知道又不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吧。“


 


 


出乎他意外地是,黑子哲也想都没想,就闭上了眼睛。


 


他很犹豫地伸出了手,最后轻轻地托着他的下巴与脖子的交接处,咽了一下口水,慢慢地靠近他。


 


清晨的阳光很暖,黑子哲也的皮肤因此更显得白暂透明,细细地,能看到脸上细小的绒毛,他身上独有的舒适而又熟悉的奶香味开始弥漫进鼻腔。


 


抵上他的唇瓣时,窗外柔和的夏风吹了进来,掀起旁边雪白透明的窗帘,撩动起两人额前的碎发。


 


赤司征十郎就在那一刻,合上了眼睛。


 


嘴唇贴着他温和而红润小巧的唇瓣,一种微妙的酥麻感觉迅速袭来,感觉全身的感官都像关闭了一样,只剩下对方唇上温存的热度。他呼吸的氤氲拂过脸上,刺激着欲望,不知道是天气太热还是什么的,赤司征十郎感到有点烦躁,心跳得特别快,也特别的清晰。


 


好想再拉近他,好想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撬开他的嘴唇,触碰一下他的贝齿。


 


但赤司征十郎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考虑到对方只是个孩子,也是他人生初次对这方面的体验,所以也不敢太鲁莽行事,最后强忍着离开了他。


 


 


“ 什么感觉?”


 


赤司征十郎紧张地盯着他的眼睛。


 


 


黑子哲也皱着眉头冥思苦想,无奈想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摇摇头。


 


赤司征十郎叹了口气,看了他几秒后,说了句快去做作业吧,就打发他走了。而他自己则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还没回过神来一样。


 


 


 


 


后来想起那一天,仍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是的,就是这样的。


 


当我们还没分清这是什么“情”,或者还没意识到什么是“情”的时候,“情“ 就这样产生了。


 


虽然不敢肯定那到底是什么,但那一刻的悸动,我敢肯定,是真的,这点错不了。


 


明明是主动的那个,可在感情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被动的了。


 


这是黑子哲也的初吻,刚好,也是赤司征十郎的初吻。


 


 


 


 


 


 


 


 


(二) 初中生黑X大学生赤


 


 


 


 


时光飞快地从两人身上流淌过,黑子哲也顺利地进去了帝光中学初中部,赤司征十郎则以绝对的优势被东京大学录取了。


 


 


他依旧每天拿着一小杯香草奶昔站在他校门口。


 


他依旧笑容满脸地冲出去迎接那个等待他的人。


 


 


只是这天,黑子哲也放学有点迟。


 


赤司征十郎低头看了看手表,再抬起头看了看门口,依旧还是等不到想见的人。


 


 


 


就在他快忍不住冲进学校找人的时候,黑子哲也终于出现了。


 


本来心里多少有点不满,不过看见他走出来后像往常那样兴冲冲地跑向自己的时候,那些怨气就瞬间消失了一大半。


 


 


特别是听到他口中那句他怎么听都不腻的:


 


 


“ 赤司君,让你久等了。“


 


 


黑子哲也的声音很绵,也很柔,听上去很舒服。到这一刻,赤司征十郎心中那些怨气完全烟消云散。


 


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还有额头还一些汗珠,一看就知道是刚运动完不久。


 


赤司抬起手用拇指抹了抹他额头的汗珠,一边说:


 


 


“刚跑去玩了吗?“


 


“不是,我打篮球去了。“


 


 


赤司征十郎“哦?“地一声,有点惊讶地看着他。


 


 


“ 我加入了帝光的篮球部了,刚进行完测试,虽然只是三军….不过。”


 


 


黑子哲也很认真地抬起头,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 我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叫荻原成浩。虽然我们暂时是三军,但是我们约定了哦,要在真正的比赛上一起打球,我们啊,要成为正选!”


 


黑子哲也越说越激动,眼睛闪着光,好像要准备上战场打仗一样。


 


赤司征十郎看着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 好,不错嘛。那我这个前任队长也来教你们几招吧。”


 


“ 哦?真的吗?谢谢赤司君! ”


 


 


 


 


之后的周末,赤司征十郎除了陪黑子哲也逛公园外,两人又多了一个去处————篮球场。


 


哦,不对,是三个人。那个人是荻原成浩。


 


 


 


经过赤司征十郎的“特训”下,两人明显有了很大的进步,荻原的运球越来越自如,假动作更是完美。而黑子哲也,利用自身的特点,加上赤司的指点,已经非常熟练地掌握了“视线诱导”,传球的手法更是出神入化,很快,两人都晋升为一军。


 


 


这本来是件好事,只是赤司征十郎隐隐约约地发现有些不妥。


 


说不出哪里怪,但就是总觉得有点那个什么,不对劲。


 


 


荻原成浩和黑子哲也在一起玩的时候,两人都很开心,甚至有时候,会让旁人觉得很亲密。


 


荻原成浩对黑子哲也很好,好到让把他这个哥哥都有点无所适从了。


 


 


“ 呐,黑子,你要不先休息一下,喝口水?”


 


“ 恩。也好。”


 


“ 你体质也太差了,还记得那次在三军特训的时候吗,你跑着跑着就吐了,那时候啊,你的脸白得纸一样,吓死我了。”


 


“ 啊,说起来我都忘了说对不起呢,荻原君。那时吐了你一身,弄脏了你的衣服,所以人看见我这样子都避开我,只是荻原君不嫌弃我,还扶我去校医室。后来你还逃了课留下了照顾我,说起来我很过意不去呢。“


 


 


黑子哲也忽然收起了刚才打球时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变得很严肃,很认真地看着他。


 


荻原成浩面对黑子哲也这突如其来的认真显得有点窘迫。


 


他本来就有点红润的脸瞬间涨红得很厉害,像刻意避开什么一样,眼神也迅速转向一旁,抬起手抓了一下后脑勺,一边傻笑一边说:““啊~?有吗?那个….其实也没什么拉….应该的应该的…我们是朋友嘛哈哈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抬起手背,擦了下巴的汗。虽然背对着他们站着,但他的头微微地向后侧了侧,似乎在全神贯注地留意着什么。


 


 


 


 


结束训练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黑子哲也提议大家去附近的麦当劳吃,虽然赤司有点反对,毕竟快餐怎么说算上是营养食品,但考虑到还有第二人在,就答应了。


 


于是两个小孩子有说有笑地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三个人走进了一家麦当劳,点了餐后,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赤司不怎么喜欢这种油腻的快餐,也没怎么吃。黑子哲也本来就吃很少,加上一杯每天必备的香草奶昔一下肚子,再加一个汉堡就够了,只有荻原成浩吃得最多。


 


其实他点的也不是很多,只是相对于其他两个人显得特别有胃口。


 


长身体的时期,加上运动完后有点饿,荻原刚坐下来,说了句谢谢就开始愉快地动手了。


 


吃着吃着察觉到自己好像有点失礼,看了看旁边和坐在对面的人吃的都很少,他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赤司看见他这样子,笑着说:“吃吧,如果不够再点一些?”


 


荻原一听,马上摇了摇头,说几句不用不用。


 


 


他侧过头看黑子哲也时,发现他嘴边有些细小的碎屑粘在嘴边。


 


“黑子,别动。”


 


紧接着,他抬起手,轻轻地将碎屑抹去,然后还顽皮地放回嘴里。


 


 


 


这一下,黑子哲也愣住了,而坐在对面的赤司也皱了皱眉头。


 


黑子哲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碎屑很好吃的吗?为什么荻原君和赤司君一样,都这么喜欢吃碎屑?荻原君和身边的人出去吃饭时也这样吗?”


 


荻原成浩被他这么一问,好像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劲,立马慌了起来。


 


“ 不,不是的,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啦。不过,黑子你和我是朋友,我就没计较这些啦哈哈哈。”


 


 


 


 


赤司征十郎看着,没有说什么。


 


只是心中之前的种种猜测,就在刚才那一刻,全都得到了证实。


 


 


能够成为密友大概会带着一些感情吧。


 


但至于被高尚友谊所遮掩的那些不见得光的,就只有他本人,还有,和类似相同感情的人才知道了。


 


 


 


 


 


 


还有两个星期就到了全国联赛。


 


虽然平时学校的训练就已经够多了,但黑子和荻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比赛,到了周末也去街边的篮球场训练。


 


黑子哲也一大早就抱着篮球出门了。


 


赤司像往常那样,在他出门前惯例地说了句小心点,别回来太晚。而黑子哲也,也是惯例性地应了句好。


 


只是这天,有点特别。


 


 


黑子哲也回来时,天已经很黑了。


 


赤司妈妈去开门时,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黑子哲也脸上有些擦伤,坐脸上微微有点红肿,而一旁送他回来的荻原,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赤司妈妈一看这样,吓了一跳,连忙让他们进来,就去拿药帮我们敷上。


 


 


赤司征十郎看到他们这样子,先是吃了一惊,握紧了拳头。


 


“谁干的。”


 


他低着声音问。


 


 


 


 


黑子哲也看见他阴沉的脸,连忙说是回来时太黑,不小心摔伤的。


 


但赤司心里很清楚,这样的伤,绝不是摔出来的。


 


他看了看黑子哲也,再一看旁边低着头没有说话的荻原,没有说话。


 


 


 


休息一会后,荻原成浩提出回家,不再打扰了,赤司妈妈也考虑到时间的确有点晚,也没有挽留。


 


荻原成浩走出赤司家没几步后,听到身后有人叫他,一回头,是赤司征十郎,大概也猜到对方的目的,就停了下来。


 


 


大概事情经过就是两人回来的途中,看见有一群不良少年在街边欺负一个弱小的孩子,荻原成浩看不过眼,跑上前去想制止,谁知反被其中一个人一拳打倒在地,结果跑上前去救援的黑子哲也也不幸遭殃。还好有个警察刚好路过,解救了两人。


 


 


荻原浩成如实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他也预想到赤司会很严厉地责骂自己,甚至他已经暗地里做好了认错的心理准备。


 


但赤司听完后反而很平静,依旧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来。


 


 


“我问你,你如实回答我。”


 


荻原抬起头,尝试勇敢地直视他的眼睛。但赤司接下来这句话,像一把锤子,重重地砸向了他。


 


他想到对方会有很多种糟糕的问责,但却从来没想过会是以下这样一句话:


 


“你喜欢黑子哲也,对吧。”


 


 


 


 


 


 


 


那天晚上,黑子哲也睡着很沉,模模糊糊间只感觉脸上一冷,有什么轻轻地盖在脸上,想睁开眼时,一只大手伏在眼皮上,温柔又无比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乖,别动。”


 


 


那个人说的。


 


之后,怎么样,他不记得了。


 


 


 


第二天起床照镜子发现,除了一些擦伤,脸上的红肿基本都消退了。


 


他像往常那样上学,从书包里拿出书,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起书来。


 


只是那天早上,荻原浩成都没有出现。


 


 


 


黑子哲也有点心急,四处打听荻原的消息,最后还是没结果。


 


再次看见荻原成浩的时候,是在平时训练的体育馆,那时已经是傍晚了。


 


 


黑子哲也看见他,很开心的跑过去。


 


“荻原君!”


 


 


他转过了来,脸上的贴着止血贴,额头还包扎,看上去有点憔悴。


 


黑子哲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先开口了。


 


“对不起。”


 


他说。


 


 


黑子哲也愣住那里,嘴唇微微张合。


 


“对不起。”


 


 


他又说了一遍。


 


黑子哲也被他这一上来的这两句对不起弄得有点懵了。


 


“荻、荻原君,我们不是昨天说好了不要再想也不追究这….。”


 


“ 黑子。”


 


 


荻原成浩打断了他的话。


 


“自从从你家里出来后,我就没办法完全把这件事放下了。如果昨天我没有头脑发热冲上前去,你不会受这样的伤,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如果不是恰巧有个警察路过,恐怕我们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站在这里说话了。”


 


 


黑子哲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荻原成浩。一夜间,他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记忆中的荻原君,像个太阳,让人感觉很闪,站在他身边永远都能感受到他传递的能量与快乐,而不是像现在那样,空洞的眼神,没有了熟悉的光泽,像被乌云遮蔽的穹苍,铅黑的一片。


 


“很谢谢你。虽然很有幸和你一起进入一军,但我后来发觉,我们吧,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经过几场的比赛我就知道,我和你,不,我和一军大家的实力相距将会越来越大。后来也证实了我的想法。几场比赛下来,我只进了几球,根本不能为球队做点什么。你知道吗,黑子,每次比赛最后胜利那一刻,我心里是有点难过的。这是你们的胜利,而不是我。你们都是天生就有天赋的人,而像我这样的,是这辈子无论怎么努力都是赶不上的。所以…..。”


 


荻原停在了那里,顿了顿。


 


好像要表达的话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赤司征十郎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了,那个折磨了他一整宿的声音。


 


 


“你喜欢黑子哲也,对吧。”


 


“你说你喜欢他,那你了解他吗。他看书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一本书不看完不做别的事。不喜欢蔬菜却唯独喜欢胡萝卜,很讨厌含酒精的酒水,一般只喜欢奶昔咖啡那样的饮品这些你都知道吗?”


 


“你应该清楚吧,你的处境,以及你和哲也的差距。无论是篮球上还是现实,你们只会越来越远,你永远都赶不上他的,因为从一开始,这个世界就有强弱之分。你不配站在哲也身旁,更别说以后保护他了。这就是差别,注定的。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一定会是。你们会背道而驰,最终远到无法触及的地步。到那个时候,你还指望他的善良为弱小的你给予安慰吗,就像刚才那样,庇护你的脆弱吗?“


 


 


荻原咬了咬牙,握了握拳头。


 


 


“所以,在这之前,离开他吧,算是为他好,也为你自己好。“


 


 


 


他抬起头来。


 


“ 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参加训练了。我已经向教练申请退队了,他也批准了。抱歉,黑子,我要食言了。”


 


 


黑子哲也愣在那里,惊恐地看着他。


 


荻原没有再说什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那天放学时,赤司征十郎看见黑子哲也红着眼睛走了出来,脸上干了的泪痕还是清晰可见。


 


他大概也猜到些什么了。


 


 


黑子哲也走到他跟前。


 


“赤司君…..荻原君他….不再跟我一起打球了…“


 


 


他吸了吸鼻子,伸出小手使劲地擦了擦眼睛。


 


“他这样做也是好的。忘了吧,哲也。“


 


黑子哲也抬起头,看了看对方平静的表情后,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瞳孔骤然放大。


 


 


“  赤、赤司君….。“


 


他惊恐地看着他。


 


“ 你昨天临走时是不是跟他说了什么….“


 


赤司没有回答。


 


黑子哲也低下了头,只觉得自己的心很沉很沉。


 


“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明知….。”


 


“  哲也。 ”


 


他打断他的话。


 


“  你们分开是迟早的事,就算我不说日后你们也会分开,会以更尴尬的形式。”


    


“ 不是的!不会的!不会这样的!“


 


赤司征十郎着急了,他蹲下来伸出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他刚想喊他的名字,却被他一下子挣脱。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这下赤司征十郎愣了,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  我想一个人静静。请赤司君不要跟着我。还有,请日后也不要管我的事了。“


 


 黑子哲也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好像刚才的那一瞬间只为了说完那句话,完成一个任务,之后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似地转身就离开。


 


    


   


 赤司征十郎仍然记得,那天,他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


 


 他就这样看着,看着他的弱小背影一点点远去。好想追上去,好想一把拉着他,然后严厉地对上他还沾着一点泪珠的眼睛,然后生气地对他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可他终究没有这么做。


 


 黑子哲也临走时的那句话像一个铁索,牢牢地将脚绑在原地,动弹不得。


 


 有时候语言真的是无力的。


 


就像此刻对着他,很多东西没办法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例如你决绝的背后那些你不确定却萦绕并挥之不去的隐晦感情,例如你堆积在心已经陈旧却依旧鲜活的内疚。


 


更重要的是,你会发现你对上他明媚又无辜的双眼,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发脾气。只要对着他,有火却不知道怎么发泄,你想了很久都不知道为什么。


 


   


    


管太多了吗?手伸太长了吗?啊,好像是呢。


 


 所以,你现在怪我了。呵。


 


 可是啊,哲也,当初插手我的生活把我人生颠倒的可是你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潇洒地忘了啊。


 


 


 


 


 黑子哲也的身影一点点快消失在视野的时候,赤司征十郎突然转过身,对站着的管家说:


 


“  快,跟着他,别让他走太远。“


 


 


管家应了一声后,刚想问那您呢,就发现赤司征十郎已经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走到一个垃圾桶旁边,把手上的装有白色杯子的麦当劳塑料袋扔进去,就一直没回头过。


 


 


       


     


 


 


 


 


黑子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低着头走着走着,心不在焉地样子。


 


想想过去,又想想现在,然后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 对不…。”


 


“  小黑子?!”


 


他抬起头,发现那人是黄濑。


 


 


   


黄濑看见他的样子,问他是不是和赤司闹矛盾了,黑子哲也点了点头。黄濑并没有问再细细询问了,只是陪着他,他说想去哪,他就带他去哪。公园逛了逛,超市走了走,买了个雪糕,一路上还讲几个笑话,这让黑子哲也心情顿时变好了很多很多,之前的一些压抑好像都消失快差不多,脸上也开始恢复以往的笑容。


 


走到车站时,黄濑看了看身后不远处停止的熟悉的黑色劳斯莱斯,知道是来接送的人。


 


 


于是他说:“好了,小黑子,天也快差不多黑了,要回家了。“


 


  黑子哲也微微笑了笑,说了句好。


 


之后黑子哲也上了那辆车,回到了家。至于他回了家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话,以及后来是怎么跟赤司又和好的,他都忘了。


 


 


 


只是那天有个细节,他怎么也忘不了。


 


那天他向黄濑挥了挥手转身后,没走几步,听到身后有人叫他,他回过头。


 


 


“  小黑子,虽然不知道你和小赤司发生了什么,或许他不理解你,做了什么让你伤心,但是有一点,我想告诉你。“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时候的黄濑。


 


夕阳刚好在他旁边,他金灿灿的的头发在风中飘逸着,眼神突然变得有些伤感。过了一会,他开口了。


 


 


“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像他那样对你了。“


 


他说。


 


 


 


下篇点我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