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木空知

【赤黑】哥哥(年上 兄弟 幼儿园黑X初中生赤 )上篇

Mosquito蚊子_我依旧是你亲麻麻:

初恋衍生文   无任何关联 


架空 哥哥  上篇

  

幼儿园黑X初中生赤

 

 笔/mosquito蚊子

 

 

 

 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长得很像。

 

无论是眼睛还是鼻子, 还是其他什么的。


 所以当黑子哲也站在赤司征十郎身旁时,旁人总会笑着说:“快看啊这对  兄弟真可爱啊…..。”

 

可每到这个时候,赤司征十郎总会皱着眉头,快速地走过那些人。

 

其实黑子哲也和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准确的来说,他只是一个暂时寄养在自己家的小孩,而容貌又碰巧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罢了。

 

  

如果真要回忆起和他碰面的那天的话,赤司征十郎倒可以说出些具体的细节来。

 

第一次看见黑子哲也时,他正在读国中二年级。

 

那天他刚放学,走进家门的时候,正好碰到黑子哲也的母亲拉着他来串门。

 

  

“ 哲也,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赤司哥哥,快叫人啊。”

 

“ 赤司哥哥好。”

 

  “ 你好。“

 

赤司征十郎回了一句。

 

仔细看看的话,其实眼前这个孩子长得挺清秀的,五官也很好看,皮肤完全遗传了母亲的好基因,看上去白暂又光滑,特别是脸庞,那时候刚好又是夏天,脸上是红润的好气色。弯弯的眉毛下面,湛蓝的眼睛水汪汪地泛着光,跟自己打招呼时,小嘴稍稍咧开,脸上肉把眼睛快给挤成一条线。

 

两位母亲坐在一起聊得很开心,赤司征十郎打完招呼后,就准备回自己房间。今天的作业有点多,加上晚上,还有家教老师的课要上,时间有点紧凑,他实在没心情闲聊。

 

他正想着想着,母亲突然转过头对自己说:“ 征君,不如带哲也去你房间玩吧。“

 

 

之后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

 

房间里,两人大眼瞪小眼地,谁也没说话。

 

即便自己心里有点不情愿,但也总不能当着两个大人的面把客人轰出房间吧。

 

赤司征十郎环顾了自己的房间,也实在找不出什么能吸引小孩子的东西。自己到了读书的年龄时,玩具早就被父亲收起来了。诺大的房间,除了书,将棋,一把小提琴,一些奖杯,还有墙上几幅名画,几件简单的家私,就再也没什么了。

 

  他想了想,走到书架子前,左翻右翻地,终于被他找到一本漫画书来。

 

 

“ 我还有事要做,不能陪你玩了,你先看着书好吗?”

 

 

黑子哲也抬起头,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接过书。

 

他的眼睛很特别,不同于一般孩子的那种。阳光温柔地洒进来,正好落在他的眼里,以赤司征十郎居高临下的视角去看的话,就像澄清的穹苍装着星星一样。

 

  好在黑子哲也也不算那种很调皮的孩子,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自己看起书来,也再也没什么了。

  

 

  听话,不吵闹,安静,不算讨厌。

 

这就是那天赤司征十郎给黑子哲也下的定义。

 

  

  他以为,他们碰面只是个偶然,之后大家就是路人甲乙,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什么过深的交集了。可有一天,当自己的母亲拉着黑子哲也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愣住了。

 

  “哲也的父母最近要到外地做生意,照顾不了哲也,我就提出让哲也住我们家好了,他的父母也同意了。”

 

  所以说,这难道又是个偶然?

 

 

 

  

  如果是外人的话,不了解他们,是很难判断出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两个精致相似度非常高的五官,同样喜欢安静,喜欢拿着书各看各的互不打扰,站在一起又毫无违和感。

 

  但看仔细了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例如。

 

  “ 赤司君,我今天在花园摘了很多花,你要吗?”

 

   “ 不要。“

 

  

“ 赤司君,香草奶昔很好喝的,你要一口吗?”

 

“ 不用了,我不喜欢甜腻的。”

 

 

“ 赤司君,明天晚上老师要我上台表演唱歌,你来看我吗?”

 

“ 不去了。”

 

诸如此类的太多太多了。

 

就像现在,赤司征十郎走在前面,黑子哲也在后面努力地小跑跟着。

 

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这两兄弟闹矛盾了。可有见过哪对兄弟365天常年天天都这样的吗。

 

 

有一天,黄濑忍不住了,就当着他们面问他们:“ 你们到底是不是兄弟….。”

 

你猜答案怎么着。

 

 

“不是。”

 

“是。”

  

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人纠结这个问题了。

 

 

 

 

 

黑子哲也站在赤司征十郎的房门前站了很久。

 

小手放上门把,然后又缩回去,放上去,又缩回去。

 

最后捏了捏手里的书,踮着脚尖,旋开了门。

 

走廊顶上的灯光随着门一点点地打开慢慢地钻进黑漆漆的房间里,把他小小的影子投射在质地较好的木质地板上。

 

房间里很安静,黑子哲也只听自己呼吸的声音。他探了探头,又四周看了看,直到视线定格在一张king  size 的大床上。很明显,房间的主人已经入睡了。

 

黑子哲也叹了口气,准备退出的时候,意外地听到了房主人的声音:“找我什么事?”

 

他愣住了。

 

 

黑子哲也站在他的床前,抿着嘴,双手交叉放在背后,眼睁睁地看着他,没说话。一双透明的蓝眼睛在柔和的床头灯照耀下,更加闪亮。柔和的月光静悄悄地洒进宽敞的雅室,透过薄如蚕丝的窗帘,镀在两个少年的身上。 赤司征十郎看了看他,心里大概也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 又想我读故事?”

 

“ 嗯….。”

 

“ 不是跟你说过我很忙吗,明天一早我还有上课,要读的话……。”

 “ 可是今天赤司君的妈妈她好像身体不舒服…我就没找她了….。”

 

“…….。”

 

四周静得有点可怕,寂静塞满了整个空间。 如纱一般的月光,他绵柔细微的声音,以及湛蓝的眼里燃烧着那么一点倔强的渴望和卑微的惧怕。

 

赤司征十郎叹了口气。

 

“ 只读两页,下不为例。”

     黑子哲也抿着的嘴终于松开了,然后嘴型慢慢地扩大,抬起头,大方地送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后,一 个利索的动作,爬到他的床上,以一个舒适的姿势趴在他的旁边,紧接着他的声音慢慢传入耳。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


     赤司征十郎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磁性,说话的语调总是不紧不慢地,听久了会上瘾。柔和的夜风拂过脸,撩动着额前的碎发,渐渐地,眼皮的眨动频率开始变慢,意识有点模糊。

 

他读完两页后,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身边的小人早就睡着了。身体规律地起伏着,因为糟糕的睡姿,衣服的末端稍稍卷起来,腰部还露出一截白暂的皮肤。他长而弯的睫毛一翘一翘的,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面容显得很柔和,靠近一点的话能闻到身上有种小孩子独有的奶香味。

 

赤司征十郎陷入了沉思。

 

如果认真地计算一下,自己曾经拒绝过他多少次像这样幼稚的请求呢?

 

这个答案恐怕赤司征十郎自己也没办法说出来。有时候,他也想过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有点狠了。只是他一贯都很独立,生活的轨迹要像计划那样有条不误地进行,不喜欢别人左右自己,哪怕一丁点,他也不怎么愿意。

 

反倒是身边这个人。要是说别的小孩子,碰上这样的事,两三次就会知难而退,肯定离自己远远地,可他偏偏却没有。尽管自己每次板着脸一口回绝他,他每次还是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眼睛里晃动着的光因自己偶尔的“施恩”反而有增无减。

 

至于黑子哲也这样坚持的理由,也是无解的。如果他是心有城府的人,这很平常。但怎么看他还是孩子,这些东西恐怕他还不懂。

 

那么两年了,他坚持的动机又会是什么呢。

 

答案还是无解的。

 

夜渐渐深了,赤司征十郎关上了灯,把被子轻轻盖在他身上。

 

 



其实黑子哲也初来自己家的那段时间,赤司征十郎有点苦恼。

 

自从自己独有的放学接送专车多了一个了人后,原本宁静的车厢就开始变得异常地活跃。不过这不算什么,重点是身边的队友们。黄濑他们无意间看见接送自己的劳斯莱斯里突然多了一个跟自己神似的小孩之后,“篮球队队长有一个很可爱的弟弟”就开始在球队里传开了,各种夸张的猜测也开始层出不穷。

 

对于他们的猜测,赤司征十郎当面否认了很多次,但他们就是不信,最后,他被迫无奈下令谁再问就明天的训练加倍,情况才得以制止。

    

    这天,快放学时,赤司征十郎接到了管家的电话。

 

“ 赤司少爷,不好了,黑子哲也他不见了。”

 

    另一边。

 

“ 小青峰!你排练认真一点拉,明天我们可是要上台表演了,我可不想当着全校出丑! ”

 

“ 啊?! 我还没怪你呢!你选什么表演不好偏要选什么狗屁话剧,台词还这么多。”

 

“ 啊~好眼困啊…我要回去吃零食…。”

 

身边那群队员们正在高声地叫嚷着让他差点听不清。皱了皱眉头后,他握着手机,走出了体育馆。

 

“ 我只是稍稍不留意,转过头就发现他不见了。我在学校周围找了很久,也没找到,我想他很可能跑进去您的学校了…“

 

“ 这好像与我无关吧。“

 

赤司征十郎打断了那人的话。

 

“负责接送他放学的人是你们而不是我。出现这样的意外是你们看管不力造成了,怎么说我也没义务放下我手头的事为你们的失误埋单吧。我现在还有事,你们看着办吧。“

 

挂断电话后,他站在体育馆前站了好一会,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体育馆。

 

“ 不好意思,我想借用一下大家的时间,帮我一个忙。“

 

之后原本计划中的舞台剧节目排练就泡汤了,奇迹们纷纷加入了寻找黑子哲也的大军里面。

 

 

 

最先找到黑子哲也的人是黄濑。

 

其实黄濑也只是随便走走,在学校里瞎转一会后,意外地发现教学楼后面的草丛里,有一个天蓝色透明的孩子。

 

于是,他眼睛一亮,拿出手机。

 

“ 喂,小赤司,我找到了。“

 

 

 

 

“ 原来赤司君的学校这么漂亮啊,到处都是漂亮的花,哲也真的很喜欢这里! ”

 

“ 那当然!帝光中学可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学校了。”

 

 

“ 呐,黄濑君,你和赤司君是很好朋友吗?“

 

“ 啊?这个,嘛,也不能说很好拉,他只是我的队长而已。“

 

黄濑侧过头,打量着手里牵着的小人,出了神。他弯而秀气的眉毛微微皱在一起,头顶一小撮呆毛翘的老高,手里还拿着刚才不知从哪里摘下来的花。

 

果然怎么看都感觉是小赤司的弟弟啊。

 

黄濑无奈地笑了笑。

 

 

“ 那黄濑君知道赤司君喜欢什么吗?”

 

“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大概…篮球吧。但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呢?“

 

 

“ 因为赤司君要生日了啊,我还不知道送他什么好。”

 

“ 这简单,你可以问问他,或者你仔细观察一下他喜欢什么就行拉。“

 

…..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地,转眼间,就回到体育馆门前了。到达的时候,其他人,包括赤司都已经在那里了。

 

赤司征十郎看到了黑子哲也,神情严肃地走过去,而黑子哲也,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收起了刚才的笑容,乖乖地站在他面前。

 

“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

 

他低着头,像刻意躲避什么似的,不敢抬头直视他的眼睛。

 

“ 知道…..。”

 

“ 下次别再随便乱跑了知道吗?”

 

“ 知道了….。”

 

 

黄濑看着他们,心里莫名其妙地掀起一阵阵的感动。

 

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光线恰到好处的暖,让黄濑觉得,此刻赤司的眼神与往常有点不同。如果平日里他的眼神给人的感觉像是蒙上一层冰的话,那么此刻,黄濑能感受到,他的眼神有了温度。

 

 

当然,低着头的黑子哲也自然是看不见的,他错过了一个美好。但同样,赤司征十郎也没有听见,来的那段路上,自己和黑子哲也那段对话,换句话说,他也错过了一个美好。

 

两个美好竟然同时被自己这个外人撞上了,黄濑微微勾起了嘴角。

 

那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

 

这是一个没哥哥样的哥哥, 和 , 一个十分称职的弟弟的故事。

 

 

人找完了,天也快黑了。

 

“ 啊~所以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回去吃零食咯~肚子好饿~。“

 

“ 可、可那排练怎么办,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就上台吗?不过说起来,那位演小赤司新娘的女孩好像也不在…。“

 

“ 那我来当你的新娘吧,赤司君。“

 

所有人都看着黑子哲也,没有说话。黄濑灵机一动,马上就说:

 

“ 哟!好!这样人到齐了,我们快开始吧….首先,小绿间是旁白….。“

 

 

那天,等他们排练完了以后,天已经黑了。

 

管家看见赤司和黑子哲也走出了时,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临走时,黑子哲也扭过头,走到黄濑跟前,举高了手里的花。

 

“ 谢谢你 ,黄濑君,这个送给你吧。”

 

“ 啊~真的可以吗?那…。“

 

“ 不可以!“

 

等黄濑准备伸手接过花时,赤司征十郎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着黑子哲也就走,留下还愣住原地的黄濑。

 

 

“黄濑君对我很好啊,为什么我不可以送给黄濑君。”

 

听到这里,赤司征十郎微微有点不爽。

 

“以后记住了,除了我之外,谁都不可以送 。”

 

 

 

 

  

  黑子哲也最近很迷上了画画,经常坐在地板上拿起笔,就在白纸上开始他的伟大创作。

 

  赤司的妈妈看见他这个样子,笑着说:“ 我们哲也长大啊,说不定是个很了不起的画家哦。“

 

  之后,黑子哲也就经常围在赤司征十郎面前,炫耀着他的大作。

 

  这天,赤司征十郎正做着作业时,黑子哲也又一脸兴奋地跑了进来。

 

  “ 赤司君,你看,我画好了! “

 

  “ 行了,放在那边的桌子上吧,我一会会看。我现在有点忙。“

 

  黑子哲也说了一声好就关上门走了。

 

  之后,赤司征十郎像往常一样,作完的作业后,就疲倦地躺在床上,把那副画遗留在桌角上,就再也没看过了。

  

  可有些事情,偏偏就能在不经意间杀你个措手不及。

 

  

  赤司征十郎突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时,他正在放学的路上。

 

  母亲颤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时,他整个人都楞住了。

 

  不一会,劳斯莱斯很快来到了医院的楼下。他快速乘上电梯,来到了病房前。

 

 

 推开门的一瞬间,他险些有些晕眩。

 

 白色的床单上安静地躺着一个淡蓝色少年,头上包扎着绷带,带着氧气罩,双眼紧闭着。

 

“ 哲也他怎么样了?”

 

母亲在一旁轻轻地拉着床上少年的手,轻轻地说:

 

“ 医生说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目前还在昏迷的状态。”

 

“ 怎么会这样…。”

 

“ 他们说,是哲也上楼梯时,不小心滑倒,头还流了很多血。”

 

看着旁边规律的心电图机器和床上那个没有一点血色的嘴唇,赤司征十郎没有说话。

 

 

之后的那几天,赤司征十郎的像往常那样上学,放学,但他总感觉生活像少了点什么似的,总是莫名其妙地不适应。

 

今天也是。

 

回到房间时,他开始感到莫名其妙地烦躁。自己的房间很大,却感觉很空洞,这里的一切虽熟悉,却让他觉得很陌生。视线一一扫过去,忽然看到一张白色的画纸放在一个不显眼的桌子上。

 

他走过去,拿起来。

 

可以勉强地看清楚,上面画的是两个人站在绿色的草地上,头顶还有一个用错颜色画出来的太阳。两个人一个高,一个矮,高的是用红色的蜡笔画的,矮的使用蓝色的蜡笔画的。高的的那个人左手抱着一个篮球,右手牵着矮的那个人的手。两人的脸上都是简单稚嫩的笑容。

 

他看那副画看了很久,后来准备放下时,看见画的右下角,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哥哥和我。

 

 

 

黑子哲也出事之后,赤司征十郎放学首先去的地方不再是家,而是医院。

 

黄濑他们也听说了这件事,表示想来看看黑子哲也,赤司也同意了。

 

当赤司征十郎打开门的时候,他整个人站在那里。

 

 

床上坐着一个少年,湛蓝的眼睛看上去有点疲倦,但赤司征十郎记得,那依旧是他熟悉的蓝色。

 

“ 小黑子?! 你竟然醒了! 太好了!我来得真是时候啊!”

 

   黄濑刚想扑上去,就被赤司征十郎一手拽在身后,急切地走上前去。

 

   “哲也,你怎么样了,还疼吗?”

 

   

   就在众人都迫切地看着黑子哲也时,黑子哲也有点困惑地说:

  “ 对不起,请问,你们是…?“

 

  他的声音还很微弱,说话时还有点颤抖。一时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小黑子,你不记得我了?! 我是黄濑凉太啊”

 

   黑子哲也微微皱了皱眉头,又偏过头,看着赤司征十郎。

 

  “ 对不起,我实在记不起来,请问你是什么人?”

 

赤色的瞳孔里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最后闪过最后一丝失望后,恢复原样。

 

他看着他如澄清透明的蓝眼眸。

 

  “ 我叫赤司征十郎,是你的哥哥。”

  

  

 

TBC



中篇点我


 


评论

热度(296)